注意!!

1.文筆不好請見諒

2.BL請注意 漾冰(微冰漾

3.兩人已在交往中

4.人物嚴重崩壞!!(不!)

5.嗯……有微SM(咦?!),請注意自己的極限////咳咳……

6.以上無法接受的人就請將您的鼠標移向右上那美麗的紅色叉叉吧(拭淚

───────────────────

「妖師不應該出現在這世界!」「把他趕出學院!」一群人包圍著一個男孩,那個男孩看著包圍自己的這群人,突然瞪大了眼睛,因為他發現領著這群想趕走他的人是……

「嗚哇!」男孩瞬間從床上坐起。

「又是惡夢……」男孩──褚冥漾揉著自己的太陽穴,在他疲憊的眼裡有著剛剛還沒過去的餘驚。

「褚!你又做惡夢了嗎?」在他旁睡著的冰炎被褚冥漾的動作給吵醒,這讓冰炎知道褚冥漾又做了惡夢了。

「亞……」褚冥漾把頭深深的埋進冰炎的胸膛裡,身體微微的顫抖著。

他不想告訴冰炎在剛剛的夢裡領著那些人趕他走的人就是冰炎。

「沒事了,我在這裡。」冰炎抱住褚冥漾,順便拍著他的背給他安慰。

冰炎知道他的褚冥漾最近一直作著惡夢,為了能及時給他安慰才叫褚冥漾到他的房間睡。

褚冥漾在冰炎的懷裡躺了很久,幾分鐘之後他才問:「吶,亞,如果哪一天我離開了你,你會怎麼辦?」他不想讓剛剛的夢在現實生活中實現。

冰炎勾了勾嘴角,「放心,我不會讓你有那個機會離開我的。」

在褚冥漾做了惡夢的隔天,因為冰炎要出任務的關係才能讓他執行他昨天的假設。

「漾漾,你真的要離開嗎?」在褚冥漾面前站著已經哭得不像樣的喵喵、雖然沒講話但是存在感極強的萊恩以及故作冷靜問著他的千冬歲。

「嗯,我已經決定好了。拜託你們不要告訴亞……學長。」我不希望我再給你們造成麻煩。

褚冥漾難得固執的請求,讓千冬歲等人無法拒絕。

「喵、喵喵知、知道了……我絕對不、不會跟學長講的……」喵喵抽泣的說著。

褚冥漾苦笑了一下,「謝謝你們。」

「漾漾,時間不早了。如果你再不離開的話學長就會回來了。」千冬歲看了他哥兼戀人的夏碎偷偷傳回來的簡訊說著。

不過其實他們都很希望冰炎能快點回來阻止漾漾。

「嗯,各位謝謝你們幫我這個忙,我……絕對不會忘記你們的,以我妖師之名發誓。」褚冥漾對友人們深深鞠了九十度的躬,然後直接往校門口外走去。

「漾漾……保重……」三人同時對走出去的人說。

在褚冥漾走出學校的範圍後就有一個看起來是鬼王高手的鬼族看著他,「嘿嘿~~找到妖師了。」

「褚呢?」在任務中一直覺得心裡忐忑不安的冰炎將任務提早做完趕回來,但還是沒看到戀人的身影。

「我們今天都沒看到漾漾喔。」喵喵強裝笑顏的跟冰炎講,但這樣的偽裝當然被冰炎識破了。

「我再問你們一次,褚呢?」冰炎這次加重語氣的問。

已知這樣的偽裝瞞不過冰炎的千冬歲很直接的說:「我們不能跟你說,這是我們對他的約定。」

「嘖!」冰炎用力的捶了下桌子。聯想到昨天那個死腦筋的褚冥漾講的話,冰炎也已經猜到八九成那個腦殘又做了什麼好事了。

「我說過不會讓你有機會逃走的吧,褚。」冰炎連治傷都不用,直接就往外面開始尋找褚冥漾。

「這裡是……哪裡?」褚冥漾還記得他離開了學院,然後……然後就忽然失去意識了。

「妖師,你醒了嗎?」一個沉重的聲音從褚冥漾的前面傳過來。

「你是……」褚冥漾認清了那人……不對,應該說是那鬼。在他面前的是耶呂惡鬼王。

「哼哼!看樣子已經不用吾再介紹了。」耶呂用手撐著頭說道。

「你要做什麼?」褚冥漾發現他的四周都是鬼王高手,但是並沒有安地爾。

「要做什麼?原因只有一個。吾要你幫吾繼承鬼王和妖師的後代。」

「你這是什麼意思?」褚冥漾知道事情不妙了,從「後代」這兩字來看就很不妙。

「哈哈哈~~當然是要你這個妖師幫我們的王生孩子啊~~」一個女鬼王高手直接說了出來。

「我拒絕。」拜託,他們的腦是已經爛掉了嗎?再怎麼說他這個男生都不能生小孩吧?

「哼!不容你拒絕,吾等已經對你下了藥。就算是男的也能生小孩。」耶呂馬上就看出褚冥漾的想法,馬上就說出應對方法。

「能生小孩又怎樣?要生也不是幫你生。」褚冥漾用不知道從哪生出來的勇氣嗆耶呂。

「好,潔蒂。」耶呂開了口。

「是~~」剛剛開口的那個鬼王高手馬上把褚冥漾給綁起來,然後把他身上的衣服全都脫掉。

「你、你要做什麼!」馬上就一絲不掛的褚冥漾緊張了起來。

「當然是要你服從吾啊。」耶呂一個招手,在旁的另一個男性鬼王高手馬上抽出了一條鞭子就是往褚冥漾身上亂抽。

「嗚……」褚冥漾忍住了痛而不叫出來,但凡是鞭子所及之處必定皮開肉綻。

「喔~還不夠嗎?」耶呂挑了挑眉,又對另一個高手下了指示,那個高手既然就拿出了……蠟燭往褚冥漾身上滴。

「啊!」褚冥漾終於承受不住痛而叫了出來。

「……吾王,您要凡斯的後代幫您生孩子那就應該讓他在完好的狀態才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耶呂身旁的安地爾小聲的與耶呂講。

耶呂想了一下,「也是。」然後他招了下手,兩個鬼王高手馬上就沒了動作。

「安地爾,你把妖師帶到房間裡去治傷。等到他好了再帶給吾。」

「是。」

安地爾抱起已經遍體麟傷且昏過去的褚冥漾往他的房間走去。

「……嗚……安地爾!」在安地爾治傷途中醒來的褚冥漾一發現面前的人馬上開始掙扎。

「不要亂動!」安地爾喊了一聲,「你現在身上有很多傷要養,所以不能亂動!」安地爾把褚冥漾壓回床上。

「你為什麼要幫我養傷?」已經痛得動不了的褚冥漾問著坐在床邊的人。

「一:這是吾王的命令。二:我個人也不想看到凡斯的後代變成這樣。可是……」安地爾沉默很久,「我現在無法把你救出去,我想至少要等吾王與你……幾次之後認為你不想逃了,所以警戒鬆了我才有辦法把你救出去。」

褚冥漾不用問也知道那個……是什麼。

「我不會答應的。」

「沒辦法,要不然你別想出去了。」安地爾聳了聳肩。

大概兩人都是無路可選吧。

「……好,但如果你真的能把我救出去可以再幫我一個忙嗎?」

「嘖!為什麼都找不到!」距離冰炎出來找褚冥漾已經有一個月了,不要說人影,連個消息都完全沒有,整個人就感覺消失在這世界一樣。

雖然冰炎試著去問褚冥玥,但是看來妖師一族也不知道褚冥漾到了哪裡。

「冰炎,你這樣會把身體搞壞的。」他的搭擋夏碎以及褚冥漾的幾個好朋友都圍著他。

「褚都不見一個月了!你認為我會靜得下來嗎!」冰炎將這一個月累積下來的怒氣全部發到夏碎身上。

「可是公會也派了人去找了,所以到時候如果找到了褚,可是他卻看到你這種樣子你認為他會高興嗎?」

「我不管,我要再出去找。」說完冰炎又使用移動陣離開了。

「唉……我就說這不是什麼好辦法。沒事幹嘛要走呢?」夏碎與其他幾人都互看幾眼,看來大家想的是同一件事。

褚冥漾他……從踏出學院的那一步開始,他們就已經再也看不到他了。

「哼!你可終於服了吾了。」

褚冥漾幾次的反抗下來,他也知道已經無能為力,所以這一個月他每天都是過著被耶呂侵犯的日子。

乖乖讓他侵犯就還好,可是只要褚冥漾一反抗,就是無數的鞭子加燙的蠟油。因此褚冥漾這一個月內大概有七到十天都看得到安地爾。

「我想今天應該可以把你帶出去了。出去以後別再讓吾王抓到了好嗎?凡斯的後代。」安地爾邊幫他治傷邊講。

可以出去了?但已經是不潔之身的他還能到哪裡去?

褚冥漾沒有回答安地爾,只是默默的讓他治療傷口。

當天深夜,安地爾真的實現約定把他從耶呂手中帶出來。他把自己送到一個海灣後就消失了。而他自己則是愣愣的看著眼前的景象以及……眼前的人。

「……褚?」冰炎看著出現在自己身後的人,那個消失一個月沒有消息的褚冥漾就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

「褚!」冰炎確定眼前的人不是幻覺,馬上跑過去想擁住他。

可是沒想到褚冥漾會突然後退且大聲的說:「不要過來!」

聽到褚冥漾說出這句話的冰炎整個人愣在原地。

「亞……拜託你……不要過來……」褚冥漾蹲在地上把整個人包起來。

冰炎這才仔細的看著眼前的褚冥漾,看起來比以前更加嬌小,而且身上還有許多大小不一的傷口還有疤痕。

「褚,是誰讓你身上有這麼多傷口的?」冰炎慢慢的走到褚冥漾前面,然後心疼的抱住褚冥漾,他明顯的感覺到褚冥漾整個人是害怕的樣子。

「亞……」

「亞……」褚冥漾輕輕的喚著戀人的名字。即使他都已經說過不要過來但還是沒用。

「我在。」褚冥漾感覺到冰炎加大了力道。可是現在的他不想讓冰炎碰到,畢竟現在的他已經髒了。

「先讓我起來吧。」他請安地爾留的時間已經快到了,所以他得讓冰炎忘記他。

冰炎放開褚冥漾好讓兩人都站起來,然後褚冥漾把手放到冰炎的臉上。

「吶,亞。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要跟你道別。」

冰炎聽到這句話馬上激動了起來,「你在說什麼!我好不容易找到你!可是你卻又跟我說什麼要跟我道別,你在耍我嗎?褚!」

褚冥漾沒有回答冰炎,只是輕輕的踮起腳尖在冰炎的唇上落下一吻,然後笑了笑。

「亞,抱歉,我不能陪你到最後。」褚冥漾漾起了這一個月以來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真心的笑容。

「什……!」冰炎還沒反應過來褚冥漾這句話的意思想追問,但在他眨了一眼過後,哪裡還有褚冥漾的身影。

「褚冥漾!你給我回來!!」冰炎竭盡全身的力氣大聲吶喊。

當褚冥漾再次反應過來已經是在一個奇怪的地方了。

「這裡是時間與空間的夾縫中吧?我還真得謝謝安地爾的幫忙呢。」褚冥漾笑了下。

他把米納斯拿了出來。「米納斯,如果把妳和老頭公放在這裡你們會消失嗎?」

『不會的,只會再次出現在某個地方某個時間而已。』米納斯知道自己的主人想做什麼,因為幾天前他就跟自己還有老頭公全部講妥了。

「那就好,那麼把最後一件事做好吧。」褚冥漾把米納斯舉在自己的太陽穴附近,然後開口:「我以妖師褚冥漾之名詛咒妖師一族永遠不會被追殺,然後詛咒褚冥漾這個人會在所有人的記憶中消失。」

謝謝你們,喵喵、千冬歲、萊恩、夏碎學長還有好多好多人。你們讓我知道什麼是友情。

謝謝你們,米納斯、老頭公。我知道我不是個好主人,但還是謝謝你們陪著我。

對不起,老爸、老媽還有老姐跟然他們,我沒能好好活下去。

謝謝你,亞,你給了我一段雖然短暫但卻很幸福的時光。還有,對不起,我不能陪你一起走到最後。最後,我還是希望你知道,我愛你。

一陣槍響在時間與空間的夾縫中響起,從此褚冥漾這個人不存在於任何地方。

「嗯……這裡是?」冰炎從自己的床上醒來,他這才想到昨天他接了個任務弄了一個禮拜才完成,所以睡了挺久的。可是,他剛好像做了個夢,夢裡有個男生的模糊身影,他想去回想起來那是誰,可是醒來後就完全忘記了。

那個人到底是誰?總覺得他對自己來說是個很重要的存在。

「算了,不管他了。」冰炎起身去盥洗。

或許,忘了那個人對自己來說才是最好的吧,只是不知道那個人會不會生氣呢?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subasa1813 的頭像
tsubasa1813

空中際翼

tsubasa181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