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上了......」草時打開教室的門,今天的他依舊是第一個到達教室。
草時坐到自己的位子上,才剛要把單字本拿出來背的時候教室的門又被打開,一名綁著低馬尾的藍髮同學低著頭走到草時前面的位子坐下。
「早啊。」對方把書包放好之後才跟草時打招呼。
「早啊渚君。」草時也打了招呼。
「吶,聽說今天會有轉學生來欸。」渚索性面對草時跨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跟他說話,不然脖子會很酸。
「轉學生?」草時疑惑的歪了一下頭,「能通過椚丘的轉學考功課應該會是A班的程度才對,為什麼會變成E班的學生啊?」
「誰知道呢......」渚也疑惑的歪頭。
『喀啦啦』教室的門再一次的被開啟,一個陌生的臉孔走了進來。
「嗚……」怕生的草時迅速的縮到能被渚的影子遮住的地方,雖然好像沒什麼用就是了。
「我記得妳是......」不指望草時跟她搭話的渚看著對方走到他旁邊的位子坐下,決定還是由自己主動跟她說話比較好。
「我是今天進來的轉學生喔!」對方充滿元氣的回答,接著看了看渚跟草時之後問:「那個人,是你的女朋友嗎?」她比向草時。
「……欸?」兩個人聽見轉學生的話之後都愣了一下,他們交換一個眼神後草時直接趴到桌上想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渚則是搔了搔頭,有些無奈的回答:「那個......我們兩個都是男的,也不是交往的關係,就純粹是普通朋友啦!」
「欸?可是他剛剛就躲在你的影子底下,那種小鳥依人的樣子真的很容易讓人誤會欸......」轉學生湊到草時旁邊戳了戳他的手臂,害得趴在桌上的草時全身僵硬不敢隨便亂動。
「他很怕生的。」渚拍了拍草時,「喂!不要裝沒事啦!」
「嗚……」草時紅著臉坐正,「妳、妳好......」
「你好啊!」轉學生笑著回答,然後她把視線轉向兩人的頭髮,「你們的頭髮都好長喔!」
「我是很想剪啦,不過有某些原因所以就......」渚解釋。
「我也是有些原因才留長髮。」草時拉掉髮飾打算重新綁一次,「不過我是不介意留長髮啦。」
「欸等等!」轉學生拿過草時手中的髮飾,一轉眼的時間草時的髮型就變得和轉學生一模一樣,下一秒渚變得和他們一樣。
「這樣我們三個的髮型就一樣了!」轉學生開心的指了指自己,「對了!我叫做茅野楓,請多多指教!」
「我是潮田渚,直接叫名字就可以了。」渚笑著說。
「嗯!渚,請多多指教!」
「我、我叫做佐久間草時,請多多指教。」雖然還是有點害羞,不過茅野的活潑讓草時稍微的能放鬆一些。
「兔子?(うさき)」茅野疑惑的看著草時,像是在問怎麼會有人被取名為兔子。
「是草、時啦!(クサキ)」草時鼓著嘴說。

「那就決定叫你小兔了!」茅野自顧自的說,「避免不公平你就叫我小楓吧!」

「嗚……」本來就不擅長交流的草時最怕遇到的就是像茅野這樣性格的人,雖然不會讓他緊張,但會讓他措手不及,「我、我知道了茅野同......」

「嗯?」茅野瞇起眼睛,流露出危險的氣息。

敏銳的接收到危險訊息,草時立刻改口:「小、小楓......」真是的,為什麼他要被這樣脅迫啦!

「嗯!以後不能唸錯喔!」茅野笑著坐回位子上,渚和草時則是有些汗顏。

之後E班的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進了教室,當然有不少人注意到新進來的茅野,卻沒有人來跟她搭話。

「吶,你們班的人都像這樣不和其他人互動嗎?」茅野小聲的問渚,到目前為止除了渚和草時以外有和她說過話......其實只是打個招呼的人只有坐在她後面兩個位子的原壽美鈴了。

「嗯……是啊。」渚有些自嘲的說:「畢竟是『END的E班』嘛......不是每個人都熟的,就連會和草時君說到話也是從跟他借髮圈開始的。」

「渚君那個時候突然緊張的轉過頭跟我說話真的是嚇到我了,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跟著加入茅野和渚的對話,已經把茅野歸為「熟人」的草時恢復了正常模式,話也開始多了起來。

「這倒是真的。」渚像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情般勾起嘴角,「想到草時君當時的表情就覺得很有趣。」

「是怎麼樣的表情啊?」茅野好奇的看著草時。

「我、我也不知道是什麼表情啦!」草時開始縮起肩膀。

「像這樣!」坐在渚右邊的女生不曉得什麼時候跑到草時旁邊,伸出她的手瞄準草時的腰就直接戳下去。

「嗚哇!」草時小小的尖叫一聲,身體往後彈了一下,使得他的椅子去撞到了後面的桌子。

「痛!」對方叫了一下。

「中村同學!」草時臉紅著朝罪魁禍首喊,然後立刻轉過頭去跟剛剛被他撞到的人道歉。

「如何?看到他剛才那個表情了嗎?」中村撐著頰問茅野,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舉動而有一絲歉意。

「看到了......」茅野有些汗顏,這個樣子算不算霸凌啊……

「哈哈哈......草時君很常被中村同學鬧呢!雖然草時君不是心甘情願的就是了。」渚笑著說。

「喔呀喔呀?還說他呢!」中村聽見渚的話用手肘頂了頂他的手臂,「你不也常常被我鬧嗎?」

「啊......這個嘛......」渚無奈的搔搔臉。

「嗯?」突然,草時的視線投向教室門。

「怎麼了?」被草時撞到的男生——杉野友人問行動異常的草時,其他人也把視線投過去。

「有人來了,不是老師......」他疑惑的皺起眉,「很多人,但是......有一個很奇怪。」

「什麼奇怪?」第一次聽到草時這麼說,有聽到草時話的其他人不自覺的緊張起來。

教室門被緩緩的打開,先是走進來拿著槍的兩個人。

「那個是真槍沒錯吧?」「拿那種東西來幹嘛啊......」「大概是終於看不慣我們E班,想殺人滅口吧?」「真的假的?」在全部人驚恐的看著剛剛走進來的那兩個人時,後面走進來的更令他們吃驚。

「那是......章魚?」草時怔怔的看著站在講台上的不明生物,以至於他無視了在那個不明生物之後走進來的一男一女。

「幸會了,我就是炸掉月球的兇手。」突然,類似章魚的不明生物說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蛤?」全班都呈現了一個呆滯樣。

章魚沒有理會班上呈現一片迷茫,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我預定明年也要毀了地球。從今天起我將擔任你們的班導,請多多指教。」

「......」可以先讓我吐完5、6個槽再說嗎?大概全班都是這麼想的。

此時,站在章魚旁邊一個面露兇惡的男士說話了:「我是防衛省的烏間,首先先請你們注意,接下來的事攸關國家機密。」他嘆了一口氣,「我就單刀直入的說了吧,希望你們殺掉這個怪物。」

「欸?」所有人面面相覷,不曉得他們是不是聽錯什麼詞了。

「怎麼回事?那傢伙是來侵略地球的外星人嗎?」一個男學生指著章魚問。

聽到男學生的話章魚生氣的說:「太失禮了!我可是在地球土生土長的生物欸!」

「章魚的突變物種嗎......」草時小聲的說。

「抱歉,詳細情形不能再多做說明,不過這個生物說的都是事實。毀滅月球的這個生物將在明年三月——毀滅地球。」烏間又繼續補充,「知道這件事的只有各國首腦,要是把這個怪物的存在公諸於世會導致人民無謂的驚慌。為了避免這件事我們希望秘密的殺掉他。換句話說......」烏間從衣服裡拿出一把綠色的小刀,「就是暗殺!」他迅速的刺向在右邊的章魚怪物,「但是這傢伙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烏間連續刺了幾刀都被躲過,「不但殺不到他,還反而會被他修剪眉毛,而且還修的很整齊!」果然,章魚怪物不但幫烏間修整好眉毛,他的頭還變成粉紅色的樣子,像是很滿意自己的傑作。

「他是擁有強大力量的超生物,能把滿月變成新月,速度高達二十馬赫。也就是說只要這傢伙有心想逃,我們只能等待滅於他的手中而束手無策。」

「也就是會死囉?」草時低下頭想著其他的事情,直到他聽到一個不太科學的數字才抬起頭來。

「一百億圓!」不只草時,其他人也是一臉不可置信。

「這是應該的報酬,殺了他就代表拯救了世界。」烏間沒有絲毫猶豫的說出讓學生接受不了的事情。

「要是有了那麼多錢的話......」鳴海哥就不用那麼辛苦了!這麼想的草時決定了不管是不是騙人的都要嘗試看看。

「希望你們能暗殺掉這個瞧不起人的傢伙。因此我們會配發給你們對人類無害,但是對這個生物卻有害的子彈跟槍。」說著,一大堆的槍跟刀子便被推到教室裡面。

「絕對要對你們的家人和朋友保密。已經沒有時間了,地球如果滅亡所有人都無處可逃。」

「事情就是這樣。」章魚怪物說話了,「來吧各位!讓我們有意義的過完這僅存的一年吧!」

就是這樣,所有人都拿到了一把機關槍,一把小槍跟一把小刀。

「那麼我們要說的事情結束了,先行告辭。」烏間鞠了個躬,便和其他兩個人出去了。

「那麼我也先離開了,等一下就處理一下開學事項,然後大家就可以回家了喔!努蠕呼呼呼~」章魚怪物邊笑著邊走出教室了。

在教室的所有人看著在桌上的三個武器,一致的問自己到底是沒睡飽還是其實他們剛剛開教室門的方式不對?

『喀嚓』槍上膛的聲音在安靜的教室裡顯得特別的響亮,導致全班都把視線投向聲音來源,也就是草時身上。

「嗚……」不習慣被行注目禮的草時縮了一下肩膀之後還是默默的繼續手中的工作。

把機關槍收進書包,槍和小刀放入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褲子上的槍袋以及刀鞘裡。等這些做完之後他才抬起頭弱弱的問:「請問......怎麼了嗎?」

「......」教室呈現了整整三秒的空白,然後——

「你還敢問怎麼了啊!!!!!」「吚——!!!」全班的怒吼和草時的悲鳴同時響起。

「先不論你能不能接受剛剛的事情,你那麼順手的就把武器收起來是怎樣!」杉野激動到直接坐在草時桌上問他。

「嗯……」聽到杉野的問題草時歪頭想了一下才回答,「因為我以前有玩過生存遊戲,所以用起來很順手。」

「真的假的啊……」杉野嚇得目瞪口呆。

「真的。」草時一臉認真的回答,外加一個認真的點頭。

「噗!」看到草時這麼認真的回答,周圍的人都笑了起來,氣氛也不再那麼凝重了。

「不過真不敢相信,草時君竟然會喜歡玩生存遊戲。」渚像是在轉筆般把玩著自己手中的刀。

「我看渚君也是玩得得心應手啊。」草時看著那把轉得不亦樂乎的刀。

「欸?」渚看了看手中的刀,「其實這個只要是會轉筆的話就什麼都會轉了。」他有些害羞的搔搔頭。

「不,我可以先吐槽你們兩個納京人的適應力嗎?」杉野一臉凝重,「剛剛可是有一個長得像章魚的不明生物欸!還說要當我們的班主任!你們都不覺得奇怪嗎?」他非常激動的問。

「奇怪嗎......」草時搔了搔下巴,「反正現在事實就是這個樣子,還不如想想要怎麼暗殺成功拿到一百億。」

「喔......」此時聽到這番話的人都閃過一個念頭:說不定這傢伙意外的很可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subasa1813 的頭像
tsubasa1813

空中際翼

tsubasa181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