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業渚錄只有兩人的青春サツバツ論的小故事——

「 さーさ さーささっと さー!」
「 さーさ さーささっと さ——哈哈!」
「好,先到這邊休息一下,兩人的辛苦了!」因為「官方很懂」的關係,在op發布沒多久業和渚就被告知要再錄一版是只有他們兩個唱的青春サツバツ論,於是這就是為什麼今天只有他們兩個在錄音室的原因。
「那個......業君。」喝了一口水喘了一口氣的渚看了看在一旁喝水的業,決定將剛才的疑問問出來。
「怎麼了嗎?渚君。」業放下水瓶稍微有點疑惑的看著渚。
「從之前錄的時候就很想問了,為什麼每次業君只要唱到 さーさ さーささっと さー!的時候就一定會笑場啊?雖然監督覺得這樣也可以就是了。」渚一臉正經的問。
「噗!」看到這麼正經的渚,業止不住笑意的笑了出來。
「笑什麼啦!我可是很認真的問欸!」看到業這樣的反應,渚不開心的炸毛了。
「抱歉抱歉。」業抹去眼角因笑得太誇張而冒出的生理淚,「不過渚君真的要聽嗎?原因。」
「嗯!」渚點了一下頭。
「那好吧。」業露出了邪魅的笑容接近渚,感覺到危機的渚一直往後退,只可惜很快的背就抵到了牆壁,而兩人的距離也不到十公分。
「業、業君?」面對這只要再前進一些就會吻到的距離,渚不自覺的緊張起來。
「會笑的原因呢,是因為每次唱到那邊的時候渚君的臉總會和現在一樣紅紅的,然後我就會想『啊,渚君是真的很努力的在唱呢。』所以就笑了啊。」業帶著渚沒看過的笑容說完之後便拉開了兩人的距離,然後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般準備繼續錄音。
「什麼啊,這樣的原因......」渚感覺到自己臉上的燥熱還沒退去,不過想也知道業只是玩玩的他也重新調整心情去錄音了。

嘛,說是這麼說,在之後的錄音每當到了那邊渚總是下意識的看一下業,然後被業以舔嘴唇的撩人動作搞到緊張因而瘋狂NG還被監督問是不是不舒服什麼的都是後話了呢。

—(END)—

這只是在聽業渚的青春サツバツ論時被業的笑聲搞到有點煩躁(真的快被洗腦了qwq)下搞出的短篇,想著:渚真是了不起可以單獨跟業合唱然後就寫出這篇了(完全意義不明)
嘛!反正剛好手癢於是寫一寫也沒差www
看完的說一下心得嘛!OwO不然我會變臉喔。(●—●) (快住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subasa1813 的頭像
tsubasa1813

空中際翼

tsubasa181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